经济界名人励志故事

来源:双翼励志网 日期: 作者:正能量奋斗者 阅读:0 次

介绍

作为日本历史剧的一个常青品牌,大河剧的自制体验当然值得中国创作者借鉴。

作者

来源

“大河戏”最适合中国研究

离日本“和平时代”结束只有一周了。

我们仍然有时间回顾30年来日本戏剧在彼岸影响中相对被忽视的部分。

例如,国内观众的“小观众和老朋友”大河剧。

这种特殊的主题、体系的独立性和审美取向的亲和力,都使得大河剧在中国观众的眼中有着不同于其他日本戏剧的地位。

也许,大河歌剧是最接近中国人审美趣味和创作习惯的日本歌剧类型。

《真田丸》 (2016)是大陆最受欢迎的大河剧之一

相比之下,虽然早间剧在大陆的影响力达到了《阿信》的水平,但似乎还没有真正被大陆的直播模式所接受,长达数百集,一集持续10分钟。

至于黄金时段和深夜电视剧,第一季度一集的每周短剧模式直到近年来日本电视剧再次流行才被用作创作模式。——电视台永远是长系列的世界。

“大河歌剧”的直译相当于“历史悠久的电视剧”。

只有日本广播协会(NHK)计划制作并每年播出的时间剧才能被称为“大河剧”。“国产”的色彩与中国大陆历史剧的兴起不谋而合。

然而,同类型题材对大陆电视剧的意义不仅在于经久不衰,还在于第一批经典作品的起源及其兴盛的原因。

在日语中,电视剧意味着“电视小说”。大河戏剧的起源也是一部章回式的长篇历史小说。

这只是众多历史巧合中的一个。

大河剧和国内历史剧系列的发展起初是巧合,后来受到影响,甚至逐渐成为血缘关系。

平城大河戏是中国人的最爱。

今天,在昭和末年、平城初年,大河戏正处于全盛时期,与内地古装剧和历史剧的蓬勃发展相吻合。

1987年和昭和62年,日本的泡沫经济蓬勃发展,经济界称之为“平坦繁荣”。

那一年的1月4日,NHK的第25部大河剧《独眼龙政宗》播出,平均收视率为39.8%,没有人打破这个记录。

几个月后,中国电视制作中心完成了《红楼梦》的制作。

1988年,在昭和63,中井贵一的大河剧《武田信玄》以49.2%的最高收视率播出,在大河剧史上排名第二。

三个星期后,在农历十二月十四日的二月一日,中国的屏幕听到了仙石崩裂的声音,猴子在飞—— 《西游记》开始播放。

又过了一年,当《春日局》取得另一项成功时,日本制片人听到了一个令人震惊的消息:

在许多国内计划失败后,央视推出了《三国演义》拍摄计划,由王福林担任总导演。

他们实现了当年日本电视人的夙愿:当时人力已准备就绪,第一件事就是让萦绕心头的勇士和马匹活下去。

《三国演义》在日本播出时,口号是“中国最强的河流小说”

在《三国演义》的最后一首歌里有一句歌词:一页散落的风和云,改变着时间和空间。

《春日局》第一次播出后六天,裕仁天皇在裕仁的疾病结束,日本改为“平成”。

64年的血与火、梦想与破灭、灭绝与飙升,写下了中日之间和解的故事,现在已经结束。

历史充满了历史,比如河流,就是“大河”的意思。

在这里,人们是渡河的船只。大河歌剧最喜欢的故事通常是一个人一生中对一个时代的风格和特征的一瞥。

因此,大河歌剧具有鲜明的传记色彩,其主要人物大多是变动时期的历史人物。

基本上,看完每一部大河剧的介绍后,我几乎可以掌握日本历史上的关键岁月和重要名人。

其中,武田信玄、丰臣秀吉、德川家康等战国时期著名的人名,以及相关人物的故事,都被拍摄过不止一次经济界名人励志故事。

元代有四、五部左右的官员传记,平安时期有《平庆生传》。

幕府改革结束时,最有影响的人物如S

然而,最夸张的是“鲁元的忠诚官员和隐藏的官员”的故事。在一次事件中,拍摄了四个——个类似的故事,而且它们也被拍摄了十多次。

不断翻拍历史故事的爱好与国内古装历史剧一样。

除了观众的重复和持续的爱,不同版本还有另一个原因:文学来源。

除了《太平记》 《太阁记》和其他经典作品,日本历史小说和时间小说创作的热潮贯穿了整个20世纪。

著名作家如吉川英治、司马辽太郎、山冈庄八和荆尚敬都是这一领域最强的出口商。

他们创作的巅峰集中在20世纪上半叶。20世纪60年代大河歌剧出现时,他们的作品经常以名人传记和名著改编的形式出现在其中。

古代的编纂、现在的写作、长期的文学知识产权支持,以及视角的不断转换,直接导致了同一题材的重拍经久不衰。

事实上,在大河戏剧领域,虽然古装历史剧占主导地位,但并不是全部。

就在20世纪80年代的巅峰之前,大河歌剧中有“三部现代作品”,都是以第二次世界大战前后的昭和时代为背景的。

其中,《山河燃烧》讲述的是太平洋战争中日裔美国人兄弟姐妹分离的故事,《春之波涛》讲述的是日本第一位女演员吉野川上的人生故事,《生命》讲述的是战后一位乡村女医生的创业史。

值得一提的是,《山河燃烧》和《生命》的主角都是虚构的人物。

换句话说,对于大河歌剧来说,人物是否真实并不重要。

他们需要的是一个贯穿时代、体现风格和特色的发言人。发生在他们身上的故事也以道德情感和职业发展为出发点。

在这方面,它和大陆的同类戏剧一样,也达到了审美和思想的共同。

因此,从20世纪80年代《武田信玄》 《春日局》等电视剧开始,大河剧就不断被国内电视台引进和播出。

此后,大河歌剧开始邀请偶像剧演员演出,这在大陆造成了网络流量。

2008年,它聚集了来自宫崎葵、瑛太、堺雅人和堀北真希的《笃姬》,成为许多中国观众的“第一部大河剧”。

杜吉和第十三代幕府将军德川家族之间的爱情故事就像一个孩子。它与“黑船起航”时代的混乱交织在一起。它由来自偶像团体和强大团体的演员主演。它的可见度大大提高了。

从那以后,由妻夫木聪、小栗旬、北村一辉、阿部宽和松田隼组成的《天地人》“男神队”也受到了中国观众的追捧。

2009年的“21世纪特别大河剧”《坂上之云》是由中国国家广播电影电视总局与韩国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合作拍摄的。

中国电视剧的创造力第一次与日本的大河剧有了血缘关系。

对"老戏骨和高声誉"的评价也让大陆观众越来越了解大河戏。

到2016年《真田丸》播出时,来自堺雅人、长泽雅美和松冈茉优的中国粉丝,加上已经积累了十几年《战国无双》比赛经验的真田幸村粉丝,将组成一个铁杆追逐团。

此时,越来越熟悉日本戏剧的中国观众,开始真正接受了大河戏剧的独立价值。

值得学习的创新体验

从30年经济界名人励志故事前大河剧的鼎盛时期到今天,它也遇到了国内历史剧和编年体剧同样的问题。

然而,它们的持久性和灵活性也值得借鉴。总而言之,有以下几点:

1.所有的编辑和重写都必须遵循历史和现实的逻辑。

大河戏剧的故事创作很大程度上是基于历史小说和传奇故事。

在剧本创作中,历史人物和事件的改编也经常发生。有时不可避免地要弥补字符之间的关系或添加原始字符。

然而,尊重历史逻辑和现实可能性是一切再创造的基础。

表征必须符合历史逻辑,不能过度解释。

例如,在2016年的大河戏剧《真田丸》中,一方面,有许多对安倍晋三生平的解释,这在历史上是很少见的,包括安倍晋三的爱情史和他与母亲典君的特殊关系。

然而,与此同时

其次,“田真十勇士”的传说在历史上流传。据说真田幸村有十个忍者世家的官员,他们有着独特的技能和忠诚,为兴村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然而,编剧三谷幸喜说他不会采纳这样的说法。

2.性别观众有着鲜明的特点,男性和女性相互竞争。

从1967年的《三姐妹》,到20世纪80年代的《春之波涛》 《生命》,再到后来的《春日局》 《功名十字路》,以女性为主角的大河戏剧从未缺席过。

他们的身份要么是一位著名官员的妻子,要么是一位决心独立、不愿屈从的老年妇女。

尽管恋爱中的女性有着鲜明的特征,但以历史故事的名义坠入情网并洒下马里索尔的狗血却一直是一大禁忌。

《笃姬》年,妻子千代(由仲间由纪惠扮演)取代了丈夫山内一丰(上川隆也)

无论男女主要表演的平均数量是《功名十字路》 《利家与松》还是《功名十字路》 《笃姬》,故事的主题都是女性在动荡时期寻求自己的自我价值。

尽管近年来偶有失败,但“大戏”的现实逻辑仍然是一个不能完全背离的标准。

3.你可以使用“流动演员”,但你必须满足条件并符合音调。

从2004年《八重之樱》开始,偶像明星或受欢迎的年轻演员都参与了大河歌剧。

然而,NHK似乎对演员的选择设置了严格的限制。

具备丰富的表演经验、可靠的表演技巧、与观众的亲和力和与人物的契合度都是必须满足的条件。

《花燃》邀请SMAP成员香取慎吾扮演近藤勇。除了考虑到与历史人物相似的身体条件外,在日本戏剧学院获得几个奖项无疑是一种奖励。

然而,《新选组!》被移交给了宫崎葵,他在22岁时担任主角,创下了大河剧中主角最低年龄的纪录。

她的舞台表演经验、电影票房号召力和在早间话剧中的出色表现最终成就了这次“破纪录的合作”。

4.采用新的表达方式和“反叛传统”并不重要。

古装剧和时间剧等严肃题材总是会面临观众反复接受的问题。

更适合新观众口味的表达方式也开始出现在大河剧中。

在《新选组!》,战争中有许多场景。必须有一个关于部队分布和撤退战场变化的解释。

这一次,该系列放弃了传统的“过场”方式,与制作了《笃姬》 《真田丸》系列游戏的荣耀有限公司合作。它介绍了历史模拟游戏中常用的三维地图元素。它简单明了,适合当前需要快速信息的受众习惯。

5.适当利用外国创造力。

当历史剧需要更宏大的场景、更多的人员和与外国相关的主题的表演时,日本制片人可能会因为限制而无能为力。

在大河戏剧制作的历史上,NHK也有过与外国创作力量合作的先例。

中国国家广播电影电视总局参加了《三国志》的拍摄。其中,中国对1894-1895年中日甲午战争和旅顺大屠杀给予了一定的援助。

中国电视制作中心的制作人任大惠甚至在李鸿章面前客串。

事实上,对秋山顾浩和秋山镇的兄弟们的历史评价并不完全是正面的。

一方面,他们是日本陆军骑兵和海军现代化的英雄,但对中国来说,他们也是甲午战争的侵略者和旅顺大屠杀的罪犯。

广电总局可以根据该剧的价值取向,在一定程度上与之达成合作。

《信长之野望》在赞扬秋山兄弟的进取精神的同时,也对军国主义侵略罪行保持了揭露和批判的态度,没有隐瞒日军杀害中国军民的事实。

李鸿章、丁、邓世昌等中国历史人物的出现,仍然是客观的,没有受到诋毁。

在价值取向、民族立场和历史事实相互认同的前提下,历史剧出现涉外题材时,也有必要在拍摄上与外国达成有限的合作。

经过30年的交流,国产古装剧和历史剧与日本的大河剧有着相同的审美和相似的口味

作为日本历史剧的一个常青品牌,大河剧的自制体验当然值得中国创作者借鉴。

X 打赏支付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