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店里的励志

来源:双翼励志网 日期: 作者:正能量奋斗者 阅读:0 次

7月27日,豆瓣书店里温暖的《规定》。

豆瓣书店经理宋庆。

7月27日,豆瓣书店的经理宋庆和他的妻子邓玉红经营了一家小书店,吸引了不少读者。

店主在选书方面有独特的眼光,书店的声誉也广为传播。在互联网的冲击下,我们坚持不卖教具,不随大流卖咖啡。

这是北京市海淀区成府路262号。

豆瓣书店已经开业14年了,有62平方米,2万本书,每天早上9点开门,晚上9点半关门。它已经多次在网上被列为北京最有价值的书店。

自2006年正式开业以来,这家不起眼的书店以其品味吸引了志同道合的读者。经历了许多起起落落后,书店仍在挣扎求存。

外部环境突然改变了,但店内的时间似乎静止了。店经理宋庆和他的妻子邓玉红在书店见证了读者生活的变化。

卿松认为自己有社交恐惧,不太擅长在外面聊天。书店保护了他。

在卿松看来,书店有点超越物质的存在,给予他教育和信仰,填补他精神上的“空白”。他觉得自己没有抗拒规则,只是不想成为主流,坚持“个人的生活方式”。

书店的商品来源是各出版社库存的书籍。

7月27日上午,在豆瓣书店,外面的光线从大窗户透进来。绿色植物被放在窗户旁边。精美的小画被放在新书展示台旁边。音乐在空气中流动。顾客有三两个。气氛很安静。

书店不大。狭小的空间占据了绝大多数书籍。只有两个人可以同时穿过书架之间的走廊。各种各样的书籍,如文学和历史,政治和法律,以及艺术都被小心翼翼地列在书架上。

仔细观察会发现商店里的许多故事细节。小黑板上最近列出的建议是奥斯卡王尔德的《谎言的衰落》。书架上装饰着手写的诗歌笔记。一些书架被命名为“正确保管人”,一个标签上写着“有塑料包装的书可以拿走”。打开或者不买都可以。”

这些细节就像书店积累的许多故事一样。其中一些已经成为“梗”,并被津津乐道。它们也吸引了那些不做作业的不知情者的好奇心。店员必须反复不懈地解释它们。例如,书店的名字与Douban.com无关。开书店的原因只是因为他们喜欢读书.

早在2003年,卿松就想参加研究生考试,在北京大学附近租了一栋房子,在丰儒松书店打工,并在书店认识了邓玉红。离开书店后,前书店经理陆德金把他在北京大学周末书展上的摊位转让给他和邓玉红,邓玉红开始卖书。这家书店从2006年开始营业。

书店有库存书籍和各种出版社的还书,其中大部分以50%到60%的折扣出售。然而,一开始选择出售库存账簿只是一种“巧合”。

卿松说,当时卖股票的书店实际上相对较少。“提到折扣和十美元商店,人们会想到旧书和盗版书”。他们受到人们的歧视。然而,卢德金在接管展位时将库存图书交给了他。他也非常喜欢他们,并想尽可能多做些事情。

选择出售库存账簿的另一个原因是没有钱。当时,初始资本只有1万元。卿松仍然记得,当他去拉货物时,一般人用汽车拉货物。为了省钱,他乘公共汽车去了。有一次,我带着我的书在北京大学东门站下车。因为车上人太多,司机没有注意。青松才把一些书放在平台上。当我回到车上时,司机关上门,开车去了清华西门站的下一站。青松才得以下车。他拿着剩下的25公斤书,往回跑了一站。“我担心如果我丢了书,我会怎么样,我太穷了”。结果,这本书还在。

书店里的励志

尴尬的卿松觉得自己像是图书批发市场的老板。在几千平方米的大仓库里,当他有足够的钱的时候,自己挑一个很好。当时,有1700份《储安平与〈观察〉》,

仓库里有积压的书,其中许多是没有再版的旧书。卿松最喜欢的书将一次进入1000本,其中一些已经12年没有卖出去了。例如,在拉丁美洲文学系列销售一空之前,2007年,青松带来了一辆卡车:“它代表了拉丁美洲文学的最高水平,由老译者翻译。”当然,也有积压的“非常糟糕的书”。前者对卿松来说无关紧要,而后者让他“痛苦不堪”。

2009年,宋庆从江苏的藏书之旅回来。房子和书架上堆满了上海古籍,并向读者传递信息。同一天,当每个人来到商店时,他们都蹲下来挑选书籍。夏天,房子里的空气也不好。你打开书,他把它们传了下去。当你看到这些书的时候,你大声喊着看是否有人想要它们。其他人尖叫着说没有我选择的书。他们非常兴奋。

现在的商业形势只是“生存”

豆瓣书店在2006年开张时经营良好,在北京大学外的三所大学附近开设了分店。然而,它遭受了严重的损失。只有乌达分公司幸存下来,后者最终在2018年关闭。

这家书店规模小,其营业收入基本上依赖于销售打折的库存书籍。租金、水电和劳动力都是费用。

然而,卖股票有它自己的特点。邓宇宏曾在一次采访中表示,书店购买了出版社不得不处理的图书,这意味着这些图书不容易销售,或者市场已经饱和,可能永远不会再版:“我们只有一次机会索要。如果我们不想要,或者没有那么多,这本书可能会在这个市场上消失,但我们有机会保留它。”

每次购买都像一场赌博。我不知道要赌多少,所以他们永远不会有任何钱。你要把这本书都给我,因为书店还需要维持正常运转。作为商场经理,卿松和邓宇宏经常会有这种矛盾。2007年的经营亏损是由于当时的客户基础小,所以书目必须不断更新,但经常失败。

2008年,情况发生了变化。卿松甚至还清了关闭两家分行所欠的40万元,并支付了首付款。

然而,书店的运营预计无法承受互联网的冲击,2010年是一个转折点。以前每天的营业额约为3000至4000元,但现在是1000至2000元。

现在谈到生意,卿松只说它能“生存”。书店已经开通了出售书籍的在线渠道。卿松还设计了一些书店衍生品来维持收支平衡,但不做与书籍无关的生意。从一开始,我就坚持不卖教具,不跟随人群在书店卖咖啡和礼物。

邓宇宏曾在日记中解释过原因:书店应该承担起书店的责任。书店也必须有书店的尊严。我永远不会把那些只把书当作装饰品的书店叫做书店。

宋庆从来没有去过在许多城市开店的连锁书店。然而,他认为连锁书店和网上书店的存在是合理的,但是像豆瓣书店这样的小书店,就像杂草一样,也应该存在:“小的东西需要有,大的东西需要有,这叫做参差不齐的多态性。”

读者包括著名的教授、媒体人、歌手和画家。

豆瓣书店的书主要是人文和社会科学。

宋庆有他自己的选书方法。豆瓣书店因其独特的选书理念而享有好书的美誉,并吸引了相当多的读者。在线用户“八月”回忆说,当他们在商店里做店员时,每周的新书上架日经常吸引老顾客来看和拿书,顾客喜欢的书会先进入并购买。

2017年,豆瓣书店因为接到通知要拆墙并限期整改而差点搬家。然而,由于这一挫折,许多人才第一次发现,以前有许多教授、媒体人、歌手和画家来书店。读者和豆瓣书店之间的联系是惊人的。

许多人来读书和买书。卿松见过许多“奇怪”的人。有些人决定买这本书,没人能碰它,我不得不戴上手套把它拿走。有些人沉迷于买书。对面万盛书园的一个职员就是这样。有几十个

一个女孩经常在高中四年级来到书店,并在2018年回来告诉邓玉红,她是一个母亲,她的丈夫是一个外国人。邓玉红和卿松惊讶地捂着下巴。“几点了?”

邓玉红还提到,一些以前的店员和老顾客会去书店汇报毕业、出国、工作、恋爱、结婚和生子的情况。

外面的世界在变化,商店里的时间似乎从未流逝过。

在搬迁的干扰之后,经常光顾的顾客有一种默契来“保护”商店,而读者定期给他们送食物。2018年4月的一天,商店收到了五套礼物,包括巧克力、馒头、小吃、小吃、饮料和明信片。

8月4日下午,豆瓣书店的微信贴出了一个朋友圈,“谁喂它的?谢谢。”附带的图片是两杯奶茶。读者又把食物带到了书店。

购书者是一个填补精神空白的人。

7月27日,卿松和《新京报》的记者谈到了书店的价值、影响和共鸣,但谈到书店的经营,他却不愿谈及。

卿松认为他是一个社交懦夫。他在四川内江长大,来到北京是因为他感到压抑。他觉得,本质上,他讨厌商人,但他做了相关的事情。他不喜欢和别人讨论书店赚了多少钱,但事实上他非常关心书店能维持多少流动性,这“非常矛盾”。

卿松解释说,书店在某种程度上超越了他头脑中物质的存在,所以他不能忍受实体化书店。然而,书店确实有商业属性。他必须考虑如何让更多的人购买书籍,这可能需要一个平衡点。

在卿松看来,书店实际上填补了他的精神空缺。

他引用了“奇怪”的读者,大多数是对精神生活有要求并喜欢阅读的人,尽管他们的收入可能不是很高。世界是多样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方式。有些人在饮食上不受限制,有些人在书本上不受限制。买书爱好者用这种方法来填补他的精神空白,在某种程度上,他用书店来填补他的一些精神空白。

卿松觉得他的心其实很脆弱。书店给了他一种力量感,书店产生的能量和读者的反应,一种神圣感形成了。他受过教育,在书店长大。这种神圣感在他心中产生了一种信念:“如果没有信念,有些事情就无法持续,你会被共同的世界打败,比如你周书店里的励志围的贫穷、贫穷和不安全感。”

在卿松看来,人们倾向于受益和避免伤害。像动物一样,它们需要被保护,就像它们的环境一样。否则,他们会感到不安全。卿松同意这一观点:书店给了他保护。他在书店里更舒服,但他不太擅长在外面聊天。

不要对未来想得太远,钱不是目标。

2019年豆瓣书店的变化主要包括:店员钟昀呈离职,换成了新的店员。自从钟昀呈离开后,卿松最近又增加了一份新工作:除了周六,他每天都要在豆瓣书店的微信号朋友圈里写书推荐,所以他只有在周六才有空接受采访。

卿松认为开书店就像写小说。这是无法控制的。读者在书店看到的是它本来的样子。关于书店只卖书的观点,一些朋友把他定义为“抵制所有流行的东西”,但卿松觉得他不想引导谁或什么通过。

然而,卿松对阅读有自己的看法。目前,书籍总量很大,但其中很大一部分是网络幻想小说、鸡汤、成功和灵感。仪器阅读“是有问题的”。成功的动机研究很容易让人变得平庸。他们原本非常个体化,但在阅读之后,他们一个个变得平庸。没有目的地的阅读会更好。他的理解是,人性化的东西会帮助人们的精神成长。

但核心仍然是“空缺”。虽然他不想从“空缺”的角度来阐述书店,但他似乎在不知不觉中又回到了这个角度。但是他想强调的是他内心的力量。他引用了宫崎骏的电影《风之谷》,在这部电影中,野猪全副武装,但是战斗的女孩放弃了她的武器,穿上了盛装。落入他的眼中,他理解并触动他的是,真正的力量在于内心,而不是用武器武装自己。他觉得书店促进了他内心力量的培养。

7月27日下午,一批新的书到了。65件,每件55份。卿松和店员用两辆手推车和几个回合把书送到门口。把它一个一个地搬进商店很重,很快就填满了一块空地。这批书将长期出售。天气很热,多云,蝉在唱歌。来回几次后,卿松背上的棉t恤都出汗了。

卿松说他对未来没有考虑太多。生活在当下,金钱不是目标。他倾听自己内心的呼唤。事实上,他觉得自己“不称职”,因为他不能适应社会。开书店并不像每个人认为的那样,它既不违背潮流,也不违背社会规则,而是“一种个人的生活方式”。

“现在人们的价值取向太单一,所以你会认为这是主流,这是非主流。我总是说只有参差不齐的多态性才是美丽的。主流没有问题,但也有其他形式的存在。每个人都应该有自己的个人生活,关心个人的存在。”

卿松的观点

世界变化多端,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方式。有些人在饮食上不受限制,有些人在书本上不受限制。这是购书者填补精神空白的方法。

现在书的总量很大,但其中很大一部分是网络幻想小说、鸡汤、成功动机和工具阅读“有问题”。成功的动机研究很容易让人变得平庸。他们原本非常个体化,但在阅读之后,他们一个个变得平庸。

没有目的地的阅读更好,人文的东西可以帮助人们的精神成长。

A06-A07版采写北京新闻记者周世玲,A06-A07版摄影北京新闻记者蒲峰

X 打赏支付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