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中励志晨读文章

来源:双翼励志网 日期: 作者:正能量奋斗者 阅读:0 次

你从收费培训中学到了什么

每天清晨,周祜会很快起床,叫醒他的室友。在六点钟准时到达操场进行早读是他们在进入大学前两个月不能移动的习惯。

回想起他的“励志故事”,周祜只觉得“这是血与泪的教训”。

一个“相互鼓励”的团体

五年前的夏天,周祜第一次来到河南的一所大学学习。传单上的标语吸引了他:当你第一次进入大学校园时,你是否对未来感到困惑?让我们听一堂课,听老师和学生的指导,打破困惑。

这份传单来自一个名为“只是同学和青少年”的“社团”,在学校社团统一招收新学生之前,这个社团就占领了“市场”。据说这个“俱乐部”将举办各种各样的活动,如读书会议、郊游等。在学校内外,每天早上都会带学生们一起读书。周祜觉得“社区”活动对他的学习有帮助,所以他和室友一起去听讲座,并在讲座现场支付了48元的入场费。

周祜和他的室友们积极响应“社区”的号召。当其他学生还在睡觉的时候,周祜和他的室友已经冲到操场上了。

“一个坚强的年轻人造就一个强大的国家,一个聪明的年轻人造就一个聪明的国家,一个富有的年轻人造就一个富裕的国家,一个独立的年轻人造就一个独立的国家……”几十个人一起大声朗读的运动在清晨的操场上尤为突出。在“只是同学和青少年”中,《弟子规》 《少年中国说》是他们最常阅读的内容。

时间跨度为五年。今年开学时,在距离河南1000多公里的贵州,大一新生刘浩遇到了与周祜类似的情况。与周祜当年加入“只是同学和青少年”不同,在刘浩的学校,大一新生注册的第一天,他的哥哥和姐姐就去宿舍宣传早读“俱乐部”,并付给每个学生30元钱加入俱乐部。在“社区”,我们不仅可以互相监督,而且高年级学生和高年级姐妹也可以一起读书。刘浩报名了,每周一到周五都和同学们一起大声朗读英语,学习英语语音符号、发音和口型。

正在浙江一所大学学习的吴越被一个陌生的大四学生拦住,他告诉他参加早读活动可以帮助他纠正英语发音。当我听到我的姐姐说地道的英语时,有点内向和不确定的吴越被感动了。

记者从采访中了解到,早读“社区”并不是一两所高校的例子。这与大学社区无关。采访期间,记者联系了在天津、浙江、湖南、贵州、河南等地学习的大学生,并加入了早读“俱乐部”。

全国高校早读“社团”蓬勃发展,相互监督、相互鼓励的学习机制受到部分学生的高度赞扬。在吴越所在大学的“微博树洞”里,有人匿名发了一条“提醒微博”——给新生不要加入早读“俱乐部”。

从“早读”到训练的常规

在“联想”中为吴越和陈都纠正发音的另外30个人是他们的兄弟姐妹。吴越称他们为“小老师”。他支付了50元的注册费,其中包括一周的早读活动和一份语音符号教材。吴越没有想到在这7天之后,会有一个涂上颜色的“馅饼”在等着他们。

刘浩也有几天没有参加早读课,被拖去听课。演讲嘉宾无休止地谈论他们如何成功地从一个“失败者”变成一个演说家,不仅在大二实现了经济独立,还买了一辆汽车。他达到人生巅峰的起点是“结识高尚的人”。“贵族们带我到处学习”,“我已经上了一千个人的舞台”,“我已经回到了我的母校”,还有“高考励志演说家”这些关键词,加上热情洋溢的演讲风格,让刘浩深深地感慨:“我想成为像他一样的人。”

于是他交了960元,报名参加了“演说家”推荐的英语培训。今年国庆节期间,他和来自当地各大学的近200名大学生一起去另一所学校参加了为期五天五夜的培训。除了学习英语,培训项目还包括超强记忆训练。教学老师擅长英语,汉语流利,但刘浩觉得他什么也没学到。三分之二的训练时间用于素描表演和演讲比赛,这是为了让学生“练习勇敢”。其中一个特别的必修练习是“冲向舞台”。

在训练和比赛之间,还有一个由训练课老师的个人演讲。每次我听这些演讲,刘浩都哭得像个泪流满面的人。“每个老师都有一个故事。他们来自农村,从小就过着艰苦的生活。自从我接触到培训班,我的生活已经“开放了”。伴随着轰动的音乐,老师告诉他们,他们没有钱,他们的家人不同意报名参加培训。他们向朋友借钱度过难关。

"只要你在培训中学到一些东西,你就能有收入来源."这位导师的“辉煌”人生之路让刘浩再次为下一期培训——周末班和夏冬班筹集资金。这次培训费是5000元。

情节总是惊人地相似,周祜的高中励志晨读文章培训课程没有离开“成功研究”。

加入早读“俱乐部”后,他不仅参加了集体早读,还很快参加了晚上在校外租的公寓里教的国学课程。《四书五经》的教学费用是480元。课程包括“阅读《大学》 100次”和模仿马云、陈安之等人的演讲视频。老师还鼓励他们向国学大师学习,“不理解地读经典”,并在食堂前和公交车上大声说话。

第一组课程结束后,下一个“组”将立即跟进。听完一个让人热血沸腾的演讲后,周祜“热身”并当场交给580元参加为期两天一夜的新课程。这一次,课程的内容不再是中国研究,而是梦想、成长、赚钱、成功.

周祜突然发现,这不是学生们早上读书的“俱乐部”。

不分好坏的训练

刘浩向他的朋友圈借钱,只筹到了1000多元。他先把钱给了培训班,但还远远不够5000元的总费用。刘浩“实在没办法,终于向家里借了”。然而,不管刘浩如何向他的父母解释这门课程,他们都不相信。他们还说刘浩被骗了,并建议他不要再参加培训。

“我决心要去。我决心要去。我已经和父母分手了。”一个月前,刘浩被自己吓了一跳。他不再想参加培训,“唯一的感觉是他当时被洗脑了”。他的家人帮他向同学借了1000多元。刘浩很高兴他没有借更多的钱。“它比5000元多得多,但我买不起。”

现在刘浩已经清楚地看到了早读“俱乐部”的本质:一步一步地给你进行营销培训,而课程费用越来越贵。

一些大学生报告说,一些盈利组织在许多不同省份以学校协会的名义在高校组织早读活动。他们的真正目的不同。利用早读来推广培训课程更为常见。这些组织将首先培养一批“种子”学生,以吸引新学生,并宣传团体晨读的好处,作为他们哥哥和姐姐的“过去的学生”。一些“种子”学生也用自己作为宣传的例子。然后,在小组晨读活动中,训练的真正目的将逐渐“暴露”。

在一些晨读“俱乐部”中,不是每个人都想花钱训练。这些返校社团是由晨读“社区”的组织者一对一的“心连心”。从家庭状况开始,到学习、社交、生活乃至人格,高年级学生和高年级姐妹的“言语治疗”就像一次人口普查,让每个人的家庭收入尽人皆知,然后“对症下药”。周祜记得来自农村背景的学生是早上关键的“采访”对象

吴越的英语培训组织也为学生提供体验课程。“如果你去体验,但没有做到,工作人员会立即改变他们的面孔。”因此,包括他在内的许多学生报名参加了以下5500元的暑期培训班。

于是,吴和岳开始了连续20天的“听对话、分析对话、记忆对话”的生活,每天从早到晚持高中励志晨读文章续了近12个小时。“每天我都疯狂地练习对话,最后我受不了了,沮丧,太沮丧了。”他只是翘了最后几天的课。出于这个原因,他还是有点内疚。“我的父母给了我培训费,他们都非常支持我,但我认为我做得不好。”吴越坦率地承认,他不喜欢“表演”的学习方式,因为他内向。然而,他认为自己在这里有些成功:“我已经在舞台上展示过几次自己,我很自信,至少我敢上台。”

吴越的学校位于大学城。据他说,所有参加培训课程的学生都来自附近的大学城。他不知道老师从哪里来,也不知道他们是否合格,“也就是说,那些早上读书的‘小老师’都学得很好。”与“小老师”相比,吴越觉得自己的学习成绩并不明显。“学习效果因人而异,但也取决于学习方法是否合适。但无论如何,这或多或少是有帮助的。”

吴越的同学张超在哥哥姐姐的围攻下被“制伏”。他为寒假培训支付了5888元,但第二天就后悔了。当他提议取消课时时,培训机构拒绝退款,理由是"配额已经保留"。那时是八月,离寒假班开学还有半年。

目前,中国青年报和蚂蚁金服正在联合组织“地雷行动——金融消费者保护计划”,并将在全国100所学校举办互联网金融安全讲座。互联网金融安全媒体讲座团队成员、天津记者站《中国青年报》记者胡春燕,曾采访过数百名天津“培训贷款”事件受害学生。她在讲座中指出,在这种情况下,参加培训并使用个人贷款支付培训费的大学生不能被培训机构定性为欺诈,因为培训机构确实提供课程。由于资格问题,这些培训机构大多没有在教育监督部门注册,而是在工商部门注册,因此很难证明课程的质量。因此,当大学生遇到课程质量低的问题时,也很难要求退款。

张超不希望5888元被“浪费”如果我真的拿不回我的钱,我一定会去上课,否则就太浪费了。

刘浩从未想过要还钱,并确信他不会还钱。对他来说,只要培训班里的人不来找他,谢天谢地。因为他没有参加后续培训,培训班的老师们也来找他,告诉他开始时老师们也很难筹集到资金,但总有办法。“他们告诉我不要放弃。机会是我自己的。如果我想改变,我必须拒绝。”后来,培训班的一些人想把微信加入刘浩的微信。刘浩决定不参加培训班,但他拒绝了。

在刘浩参加的晨读“俱乐部”中,像他这样不再接触后续培训班的人觉得这是一个“坑”,但培训并没有因为这些人的退出而终止。也有一些学生认为培训课程没有错,毕竟培训课程也提供课程。他们还支付了后续课程的费用,并改变了上课地点。

(应受访者的要求,本文中的学生姓名为假名)

X 打赏支付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