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励志的短篇小说

来源:双翼励志网 日期: 作者:正能量奋斗者 阅读:0 次

树叶和草的心

李学智

那时候,叶草儿才刚满六岁。

刚满六岁、梳着一根“拔下的”辫子的叶卡儿,正傻乎乎地看着唢呐班的双胞胎兄弟。它们就像一个正在脱落的砖模,棱角分明,眼睛像东河的泉水。他们总是有一个清澈的水池。当它们被放进一条鱼里时,甚至影子都可以清晰地反射出来。叶草儿喜欢看着他们的眼睛。一旦他们看了,就是整个早上。

每当村子里举行婚礼和葬礼时,总会有一些唢呐班被叫去加入其中,通常被称为“租响板”。一些家庭甚至可以租7到8个班级,每个班级都有一张方桌,在路上排成一行互相竞争。一击《三哭殿》,一击《秦雪梅吊孝》;一击《抬花轿》,一击《花打朝》;一击“全家人喜出望外,嘿嘿嘿嘿哎”,一击“小郎在外连声叫唤,厅里传出我王的御旨”.吹到最热的地方,有个吹着大笛子的年轻人跳到了八仙桌上,口吐白沫腮帮,手里拿着一个小塑料碗拍打着呱呱叫的喇叭口,只有这一个,附近几个村子都能听到,哪个孩子不屁颠屁颠地跑来看热闹?

对让叶的草来说,最快乐的事情是拿着笙、吹着大笛子的双胞胎。他们班把这个盲人从拉黑仔带走,敲了敲梆子的半翻领,然后是两兄弟。叶草儿总是分不清谁是哥哥,谁是弟弟。不管怎样,她两个都喜欢,就像爷爷给他的一对耳环(爷爷在去集市的路上捡到的)。她从来不想穿它们。她非常喜欢它们,所以她打开盒子看了看,却忘了吃饭。一个拿着笙的人鼓起他的脸颊,一个吹着大笛子的人鼓起他的脸颊,一个拿着一个小塑料碗插在他右手的喇叭口里。唢呐的声音“粗声粗气”。有人说这是陈世美正在检查的一个旧包。叶草儿只是看了一下。她认为它们看起来很好,真的很好。叶草儿笑了,露出两颗锋利的虎牙。

吹了一会儿风后,主人的家人端上茶,暴徒们停下来休息。人群散开了,草没有离开。她走到兄弟们的对面,直视着他们。她看见他们脱下外套,露出他们的白衬衫。然后她喝茶,低声交谈。她听到盲人叫他们“盛达”和“萧声”。何大笙嚼着,一口气能吹一大口鱼鳔,他偶尔看看四周,眼睛一转,叶草儿忙偏过头去,眼睛一转,她又看了看人家。大盛笑着递给她一块,她忙背着双手。小笙也笑了,当他笑着一对弧形漩涡的时候,小笙也拿了一块给她,叶草咬着嘴唇,摇着头跑了。大盛、小盛几乎同时站起来踱到一边,叶草溜到他们的空板凳边上,坐了起来,一只手抓着一边,这是大盛,这是小盛,都是热的。当盛达和萧声回来时,叶草儿迷迷糊糊的。他们两个都笑了,像猫一样从长凳上跳下来跑掉了。

茶一喝完,梆子一敲,黑仔就停了下来,唢呐传遍了全村。人群又拥挤了。叶草儿,穿着绿色和粉色的裤子,在最里面的地板上,挨着桌子的一个角落。她对面是大笙和小笙,他们站起来吹喇叭。

中午该吃午饭了。她妈妈对她喊了四五次。她充耳不闻。最后,她妈妈带着柳条来了。她就像人一样扭动身体,挤压着双腿。她抄近路回家,避免被痛打一顿。

叶草儿一边听着妈妈的责骂,一边拿起干菜和面条。她一句话也没回答。吃完饭,当她母亲的怒气平息后,她又去看了一次。每个人都说这个孩子心地善良,懂得戏剧。

天黑时,唢呐班解散了。叶草儿看着大盛小盛坐在主屋找四轮车,“突突”开走了。心里感到失望,就想哭。当我回到家时,饭已经准备好了。树叶和草没有说话,啃了几个馒头,喝了一碗粥就睡着了。

真的看见大笙小笙了,大笙还是抱着笙,小笙还是吹着大笛子,他们俩都冲着她吹,头一磕磕,就像困了腿的蚂蚱,叶草儿开心的嘿嘿笑着。叶子草醒了。结果是一场梦。

几天后,曹野有点不开心。喂完鸡,她无缘无故踢了踢“毛茸茸的腿”。她洗碗的时候忘了带生姜或大蒜,她妈妈应该唠青春励志的短篇小说叨:“这真的是你爸爸的女儿,不是明星!”叶草儿心里回答:“不是我父亲的女儿,是谁的?”

没人的时候,叶草儿进了母亲的房间,开始偷偷地照镜子。她觉得自己的眼睛小了一点,单眼皮——既没有大笙大,也没有小笙美。再拍一张照片,还是一样的。曹野生他妈妈的气,他妈妈让她看起来很丑,马白!叶草儿突然想知道长得高是什么感觉,于是他挪到一个凳子上,颤抖着踩上去。往下看,很可怕。叶草儿急忙低下头,不明白,这么高,这么吓人,长得这么高干嘛,大盛小盛不怕?

几个小朋友来请曹野拔草喂猪。叶草儿也拒绝了,抱着篮子走出门去,重重地关上门。她对她的狗咧开嘴笑,她的朋友们都笑了。

村子外面有一条河。河坡上的草根经不起春风。它们发芽,长叶子,开花。樊凡蒿,踢牙,猫眼,羊蹄可儿,猪耳朵.还有一些人不能直呼其名,他们都在探头探脑,一点也不诚实。每个人都把篮子一个接一个地放好,然后把它们拿出来。叶草儿记起了母亲的话,说等猪长到2000磅的时候,就会卖掉它,给它添新衣服,这样它的员工就会更加努力地工作。

剪了一会儿后,有人建议说:“休息一下。”

“来吧,坐下。”

“来吧,坐下。”

稚嫩的声音在轻柔的风中像燕子在春日里飞来飞去。叶草之母在地下听到了它。叶草的声音最亮:“锅,锅,锅脚锅,臭鼬在你脚下。

臭鼬飞得高,磨刀,大刀快,切韭菜。

韭菜、切培根、腊肉蜡、芝麻。

芝麻很贵,两个小脚盘——和一对——。"

六双脚被刷成一堆,一只接一只地笑着。

“别笑了,玩点别的。”

“你在玩什么?”

“等待顾客。”

“哦——!好——新媳妇!看看新妻子!”

所有人都静了下来,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叶草儿身上。叶草儿说:“我今天错了。”说着,漫不经心地摆弄着曹杰。

“吞下去,就这样。”

“不,她看起来不太好。我想要树叶和草。”斯通抗议道。

燕子听了,撇着嘴说:“我还不需要它。”

每个人又把目光转向了曹野。

“否则,我就不玩了。”

叶草儿只是站起来说,“好吧。但我得找两个送花的客人(女婿)。”叶草儿用食指指着一些石头,什么也没有。

这个想法很新颖。每个人都开始工作,燕子负责装扮新娘,石头和新郎什么都不是。有些人忙着摘花,有些人忙着做饭和招待客人,多么热闹的婚礼场面啊!

新娘戴着一顶绿色的皇冠,上面有红色、蓝色和紫色的花朵。她手里还拿着一把桐叶作为丝绸伞,低着头走了过来。他身后的麦浪推动着海浪。

石头摇摇头,递过来一片苦艾。让叶抓住了它。这就是婚礼。突然,叶草儿没有走开:“我还需要一个更好的声音,你听起来更好。”

"新郎和新郎在哪里独自吹小号?"

树叶和草不应该。

虎子不得不拿起一根粗树枝,用它作为测深板。

"哇哦——哇哦——哇哦—— . "当你发出任何声音时,每个人都会来回大笑。

“天地之游!”

“石头!参观天堂和地球。”

"他必须被称为盛达,他必须被称为萧声。"叶草儿说道。

“什么大盛小盛?那是小号。”

“我不管,大盛和小盛都是大盛和小盛,如果你不同意我的意见,那就不合适了.”叶草儿转身离开了。

"嗯,大盛和小盛是大盛和小盛."

“天地一游!石头——错了,大盛,小盛,别吹了,去看看天地吧。”

“啊——”斯通咧嘴笑了笑。

“两位崇拜什么?算了吧。”

“三进——”这句话一说完,每个人都开始“砰砰”敲新郎的头。石头和老虎匆匆逃走了。每个人都笑了一会儿。

当篮子被收集时,叶草仍然不愿意摘下花冠。“盛达和萧声的妻子!”燕子叫了她一声。

"盛达和萧声的妻子——!"

"大盛与小盛之妻——!"

这个团队被分成两部分。叶草儿走在前面,其他人在后面喊。叶草儿一点也不生气,好像那是事实。

晚上,当叶草儿在睡梦中说话时,她妈妈叫醒了她:“什么声音这么大,这么安静?你想去厕所吗?”叶草儿摇摇头,又睡着了。

叶草儿应该去上学。

上学的叶草儿听到村里的唢呐声,坐不住了。有一次,他偷偷溜出去上了不到半节课,被父亲用耳朵送去上学。叶草儿还没见过大盛和小盛。

但是很快就有了新的叶草的发现。这是一个大秘密。她从燕子那里听到了这个消息,燕子来自她的哥哥,燕子的哥哥是他们的语言老师。他告诉一位女老师,只要他们能一起找到一棵四叶草,他们就会在一起生活。曹野非常不开心。

每次放学后,草叶都会慢慢落下一会儿。一个人去校长门前的小草坪找草。找了好几天,叶草儿高兴得差点没喊出来。在回家的路上,她像一只麻雀一样蹦蹦跳跳,当她看到任何东西时,她想唧唧喳喳叫两次。连半碗饭都吃不到,她父母都觉得这妮子疯了,傻了。

第二天,她独自一人溜到了那里,用一根红色的绳子把四叶苜蓿的茎做了标记。她每天都看一次,好像那是她藏财宝的地方。她也想再找一个,但是她一个月都没看到,所以她不得不放弃,只拿了一个。

叶草儿想等大盛和小盛回青春励志的短篇小说来。他掐掉树叶,看了看,它们就变成了。

这是一个大秘密。叶草儿没有对任何人说。

在那智村,很长时间没有工作了,没有婚姻,没有老人。

突然有一天,大雨过后,叶草找不到她的红绳子,四叶草不见了。不久,她的语文老师和女老师结婚了,叶草儿怀疑他们偷了她的四叶草。我感到委屈了很长时间,我没有给他写中文作业。

又一年12月26日,李叔叔在洞头鱼塘迎娶了他的妻子,的唢呐班又来了。叶草儿高高兴兴地回到床上,受了五次挫折,才催促母亲做饭。

叶草儿特意穿上红底黄花工作服,系上红领巾,匆匆离去。果然是大盛小盛,这一次她们还带了两个女人,都长得亮鼻大眼,水汪汪的。他们都抱着笙,一边吹一边看大笙和小笙。叶草儿真是羡慕。盛达周围的女人穿着涂在脚踝和皮鞋上的米色外套,她的鞋跟和她的泥公鸡一样高。萧声旁边的女人穿着裙子,头上戴着一顶米色的帽子。帽子边缘的头发既不直也不弯,她的腿又细又直.音乐突然停止,暴徒们搓着手,呼吸着,看着主屋端上热茶。大盛接过碗,递给他旁边的女人。小盛带着另一个女人四处走动,跺着脚取暖。叶草儿的心怦怦直跳,她看见小笙牵着一个女人的手.

突然,燕子喊道:“大盛,小盛的妻子!”叶草儿吓了一跳。燕子站在她家的墙上对她大喊大叫。小笙没有听见,大笙和他旁边的女人看了燕子一会儿,又顺着燕子的眼睛看了叶草一个来回,然后两人相视一笑继续说话。叶草儿脸红了,从人群中钻了出来,走到燕子的脚边,互相怒目而视。燕子缩了缩,消失了。叶草儿想再看一遍,但他怕燕子乱喊。我不得不闷闷不乐地走回家。

她一路上想的都是如何和燕子算账。

在上学的路上,燕子被树叶和草挡住了。

“你昨天喊了什么?”

“我喊了什么?”

“你——”

“大盛小盛,老婆!对吧。我给你打电话了吗?是吗?我不想要你,因为我有妻子。”

“你——”叶草儿一路气得大叫。我在家不吃任何食物。我只是“呜呜”地哭。

问她怎么了,她也没说什么,只是哭,哭得比窦娥还冤。她妈妈拿出她最喜欢的糖果,她含泪摇摇头。他父亲说他明天会给她一块布做一件夹克,但是她摇摇头。他的父亲终于不耐烦了,责备他“不要固执”。他正要打她。幸运的是,她的母亲抓住他说:“这个孩子怎么了?不是谁的灵魂附在她身上?”当两个大人正在犹豫该怎么办的时候,叶草儿的声音变成了忽高忽低的呜咽声,他们哭着睡着了。他们长长的睫毛上还挂着几滴眼泪。

叶草儿再也没去看过盛达和萧声。

叶草儿从此有了新的想法。这个想法是,她想长大,并迅速成长。当她长大后,她也会像一个女人一样有一个大笙和一个小笙。冬天她会穿一件长颈呢子大衣,穿高跟鞋,穿裙子,戴帽子。当她长大后,她想找两个“花客”。

哼!等着瞧。

作者简介:清华附中小学语文老师

X 打赏支付方式: